關於部落格
其實在我的心裡有很多話想說,就在這裡說給你們聽吧!
  • 113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何處不相逢

有人說:「相逢自是有緣!」但像我這樣走到哪邊都能夠巧遇認識的人,應該也算是一種特異功能了吧! 以下記下幾次在旅途中與朋友不期而遇的經歷: (一)1996‧紐約‧高中儀隊同學Ling 來到美國唸書的第一個聖誕假期,我飛往東岸大城與國中同學會合,學長很好心的讓出了自己的房間,住到對街的學弟家,放好行李一行人準備外出覓食,還打算去逛逛第五大道的耶誕佈置。坐著拉門式的電梯下樓,走出大樓的大門,另一個看起來也像是台灣留學生的人正從計程車下車,請我們幫他拉住大門不要關,接著男生繞到行李廂去拿行李,跟著他後面下車的竟然是我的高中儀隊同學Ling,異地相逢,又驚又喜的寒喧了幾句,她說她在費城唸書,到紐約來跟男友一起過耶誕,提行李的當然就是她男友,也住在同一棟大樓只是不同樓層。 (二)1999‧溫哥華機場‧直屬上司Amy 回國後,工作了半年,有些事項必須回美國處理,社會新鮮人休假不多,只好連著當年度和次年度的休假,選在耶誕節的旺季飛往美國。直屬上司也早排好年底的假,要與新男友前往紐約過節。上司是大辣辣的女生,什麼私事都會大聲嚷嚷,每天都會跟大家說說她跟男友相處的狀況,只是沒有人見過她男友,她對男友的身分也一直保密到底。 我的機票必須在西岸轉機一次,可以選擇溫哥華、西雅圖、舊金山或洛杉磯,考量轉機時候機的時間跟飛行最短的時間,我選擇溫哥華轉機。飛機抵達時已經有點延遲,行李又遲遲不出來,在溫哥華還必須在轉機前先通過美國海關辦理入境手續,我越來越心急,突然發現在同一個行李轉盤的對面,柱子後面有兩個熟悉的身影,還一邊閃閃躲躲,一個是我直屬上司,另一個也是公司的同事,看到她們在一起我有點驚訝,上司比那位同事年長六歲,辦公室的姐弟戀總會招來莫名其妙的斐短流長,怪不得上司始終不願透露男友的身分。想必她們早已注意到我了,才會選擇一個我視線不及的地方等行李,好奇的是我們兩個的出發時間並不一樣,上司說她會直飛紐約,不知道她們怎麼會在溫哥華轉機。 這種尷尬時刻,打招呼也不適合,我拎了行李就直奔海關與登機門。結束休假返回工作崗位後,同事們對她們從紐約『分別』採買回來的名牌新貨很有興趣,也旁敲側擊地開始猜測她們之間的關係,她們兩個口徑一致的說:『在紐約沒遇到,只是剛好都會去逛那些店家』,我當然也繼續保持沉默囉! (三)2000‧中正機場貴賓室‧同事Eric 農曆假期與家人前往泰國旅遊,利用白金卡的服務進入貴賓室,貴賓室早已熱鬧滾滾,正在找位置的時候,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,轉頭一看是同事Eric,他要回美國與家人過節。 (四)2005‧東京‧前同事Maggie 客戶舉辦了海外旅遊的抽獎活動,招待抽到大獎的消費者到東京旅遊,隨行還有些事情要處理,我們便和客戶窗口跟著團體的行程走一趟,一邊跟著拍照、側寫紀錄活動的過程,也一邊幫忙照顧團員,讓消費者對客戶的品牌所提供的服務更滿意。從富士山回到東京,天色已經開始轉為陰暗,五點到達飯店以後就是自由活動的時間,當天也是東京灣夏季的花火祭,我跟同事興奮地放下行李就乘電車直奔台場。 東京灣岸邊早已擠滿了看煙火的人群,抵達台場後在仿廟會的攤子買了炒麵等幾樣日式小吃,便擠到人群中找個好位置一邊吃一邊欣賞煙火,東京灣的煙火是從灣裡點燃,我們也看到有些人包了船就在灣裡近距離地欣賞,各式各樣的煙火看得人目瞪口呆、眼花撩亂,當然也殺了不少的記憶卡容量。 煙火在八點多結束,天空也下起了小雨,日本人穿著浴衣、夾腳拖鞋,急急地奔往海鷗線的車站,長長的隊伍排到了車站外,還綿延了數百公尺。我們不想冒雨排隊便轉往附近的商城。商城裡也是人山人海,不過大家很有秩序的靠右行走,因為人多速度也快不了,這時我卻看見對向距離兩公尺的地方,竟然是我以前的同事,她現在也在同一個產業跟我們算是競爭對手的公司上班,她說她也是跟同一個客戶為了不同的商品到東京出差。我們都為這樣的巧合嘖嘖稱奇。 (五)2006‧中正機場貴賓室‧高中同學Megan 被公司派到日本參加亞洲區的訓練,提早兩天利用連假先出發,到東京逛逛。一樣利用貴賓卡的服務到貴賓室裡候機,吃飽了、喝足了準備前往登機門,在貴賓室門口,遇到高中同學夫妻迎面走來,她們夫妻倆平時工作都很忙,利用連假要到北海道度假。 (六)2006‧曼谷‧同事Willy與前同事 去年跟朋友到歐洲旅行,有個同事說也是同一天開始休假去歐洲玩,但我們要去的國家不一樣,出發前也沒有什麼資訊可以互相交換。在櫃檯check-in的時候,便遇到前同事跟著她的外國男友與小孩,要回男友的國家帶小孩去見祖父母,以前並不算熟,逗了逗小孩便互道再見。 往歐洲的飛機中途須在曼谷轉機,下了飛機正在電子看板前查看該到哪個登機門轉機,面前一個光頭造型的男生,帶著一個女生也在查看登機門的資訊。咦!這光頭好面熟啊!聽他們講話的聲音,這不是我同事嗎?原來我們的目的地不同,卻都是乘坐同一架飛機到曼谷來轉機,只是位置不一樣,我們也沒有在機上亂走動,就碰不到面啦!而旁邊的小女生,也是公司新來的同事。 我對八卦實在沒什麼興趣,不知道為何辦公室戀情都是由我先發現。 (七)2007‧京阪神‧協力廠商蘇哥與田姐 這次就更有趣了。我參加朋友公司的員工旅遊,前往關西旅遊,此行的目的地是大阪、神戶跟京都,第一天下了飛機便直奔京都的清水寺。通常導遊都會在進入大門前先簡單解說一下該寺的歷史,與進入之後建議參觀的動線,並提醒大家結合的時間與地點。我瞥見旁邊另一個團體有個熟悉的捲捲髮型,一看原來是熟識的協力廠商的員工旅行,和蘇哥與田姐打過招呼之後便入內參觀。 隔了兩天,要離開神戶的飯店Check-out的時間,拖著行李等電梯,一進電梯聽到有人用中文叫我,轉頭一看又是田姐,原來她們的團體也住這間飯店,當然在一樓大廳又遇到了蘇哥。 結束了市郊的行程,第三天進入大阪時已經是黃昏了。晚間的行程是到道頓堀自由活動,帶著一票人在人群裡移動,尋找吃晚餐的餐廳,有些人逛著、逛著走散了,一票人去找,好不容易兩方人馬終於又碰在一起,正開口討論晚餐要吃什麼,旁邊熟悉的捲捲髮型轉過頭來打了聲招呼,原來又是蘇哥。 第四天大夥兒到環球影城,我跑到姬路城參觀,約六點在大阪梅田車站的大丸百貨碰面一起吃晚餐。約的地點講得不太清楚,加上玩遊樂園的時間也不太好掌握,兩方人馬碰頭已經快七點了。飢腸轆轆地在附近找居酒屋,以前來過的那一家已經變成了咖啡廳,我們沿路看著櫥窗裡的食物與價錢,討論要吃哪一家,走到一家櫥窗前,怎麼又是熟悉的捲捲髮型擋住了櫥窗,果然又是蘇哥。他們一家白天去京都,我白天去姬路,沒想到晚上又在同一家餐廳門口碰面了。 【後記】 每一次在旅途中碰到認識的人,同行的朋友總會說:「這樣也能遇到,太誇張了吧!」大概是我「目色」好,認人的能力比較強吧!也或許並不是我認識的人太多,而是這世界真的太小囉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