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其實在我的心裡有很多話想說,就在這裡說給你們聽吧!
  • 113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交響樂團的哲思

第一次看歌舞劇,是在奧斯汀大學校園內的大禮堂,觀賞『歌劇魅影』,那個場地並非專為歌舞劇使用,坐在三樓的我,因為距離遙遠,再加上本身場地設計的限制,上半部的舞台看不到,但是,那熱熱鬧鬧的場景引起了我濃厚的興趣。後來,利用幾次到紐約遊玩的機會,重看了『歌劇魅影』,陸陸續續還看了『悲慘世界』、『Rent』、『獅子王』、『西貢小姐』、『芝加哥』、『貓』,在紐約,百老匯歌舞劇的戲院都是固定的,一間戲院就那麼一齣戲碼,一演就是十幾、二十年,直到有新的戲碼出來,原本的票房也不再理想了,才會關燈下檔。有時候她們也會派出次團作巡迴表演,我也趁著這個機會在奧斯汀最古老的戲院看了『屋頂上的提琴手』,到倫敦看了『My Fair Lady』,在台灣看了『真善美』、也重看了一次『貓』,每次觀賞心裡總是充滿著滿滿的感動。 愛上交響樂團的演出,其實從高中時代就開始了,雖然是升學率第一的學校,但是,音樂老師可沒因此而放過我們,每堂音樂課都要認真的上,每學期要求一定要聽幾場音樂會,還要寫心得報告。寒、暑假還有音樂作業,針對某一個主題(例:巴洛克音樂),或是某一位作曲家,分組做專題報告。開學後還有聽力測驗,老師播放一首曲子,我們就要寫出曲名、樂章名、作曲者,還有作曲者的國籍。這樣兩年下來,倒也聽了不少音樂會,獨奏太單調,美聲太有距離感,那時候我大多就挑選交響樂團的演出。之後,每年聽幾場交響樂團的演奏就成了我固定的習慣了。 坐在台下,看著台上的演出,我常常會覺得那就是社會階層的小縮影。交響樂團位置的安排是有某種程度的意義的,第一小提琴手通常是地位最高的一位,第一小提琴手一定坐在舞台左手邊第一排的第一個位置,越junior的座位越後排。最近去聽了費城管絃樂團的演出,第一小提琴手是一位華裔的小提琴手,我想像著他在習琴的過程中,受到多少的挫折和壓力(相信看過『喜福會』的人,對這樣的移民生活都會有些感受吧!),除了天份,還需要不斷地的練習,更要有源源不絕的興趣與熱情,才能支持他走在這條孤獨的音樂之路。學成之後,在以白人為主的美國社會,他又是花了多少的努力才爬上第一小提琴手的位置呢?只是,當天所選的曲目,是『莫札特雙簧管協奏曲』,主角是雙簧管,其他所有的樂器都變成了配角,琴技再好也不是該他發揮的時候,這時候他只能靜靜等待屬於小提琴的協奏曲。 歌舞劇也是一樣,亞裔的女生適合演出『西貢小姐』的女主角,她的嬌弱與深情,若演起『芝加哥』的潑辣與心機,就顯得格格不入了。『獅子王』裡年輕的辛巴,充滿活力與粗曠風格,一身古銅色的皮膚(當然我知道這可以化妝),就不適合演出『西貢小姐』中因表現其美軍的身分,而特意強調白皮膚的男主角。『貓』劇中最後娓娓唱出Memory的高亢嗓音,唱起『真善美』中的Do Re Mi、Edelweiss也會顯得可笑。 其實,我們上班工作不也像交響樂團的演出嗎?每個人身分不同,任務不同,但是,卻有共同的團隊目標。有些人負責敲敲打擊樂器,不需要太複雜的技術,卻總能引起大家的注意,只不過難以表現深層的情緒,總是身為配角;但是,演奏時卻又不得不戰戰兢兢,一旦出了錯所有觀眾可會聽得一清二楚的。弦樂器的樂手通常是經過多年的學習與苦練,才能將自身的感情投入,將樂曲表現得淋漓盡致,而通常這也是觀眾所注目的焦點。 想到這裡,又映照自己最近的心情,工作上的不順遂,讓我興起換跑道的念頭。在原本的工作崗位上,我是老闆倚重的大將,也是主管升遷的優先名單。就像好不容易爬到了第一小提琴手的位置,好不容易獲得演出女主角的機會,卻想轉換樂團或轉換戲碼,新的樂團真的適合我嗎?新的舞台上我還會是女主角嗎?對我而言,目前的問題是樂團的問題嗎?還是時機的問題呢?現在,是不是正在演奏鋼琴協奏曲?或雙簧管協奏曲?而我是不是該繼續等待,等待屬於我的曲目呢? 走出音樂廳,吹著廣場上的風,我心裡已經有了答案了。 2005/06/16 23:17:31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