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其實在我的心裡有很多話想說,就在這裡說給你們聽吧!
  • 113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十二月的高跟鞋

我的第一雙高跟鞋是高中時代儀隊的長靴,通常儀隊制服是一代傳一代的,只有靴子是量『腿』打造。那一年國慶日要出大隊伍,我們這一屆的制服及靴子都是全新訂做,升高二的暑假,尋常練習的午後,一分隊接著一分隊,在穿堂排著隊、量尺寸,每個人在紙條上寫上自己的分隊別及姓名,量完衣服、量靴子,製靴師傅的皮尺在小腿肚量一圈、腳踝量一圈、再量一下小腿的長度,字跡潦草地記錄在紙上,過了幾個禮拜,新靴子就發下來了,白色的長靴,側邊有扣環及黃色的綴飾,大家興奮地當場試穿起來,因為是量『腿』訂做,柔軟的皮料服貼又合腳,對穿慣了平底學生鞋的我們來說,需要習慣的只是高度。抬頭挺胸是儀隊的基本要求,穿上了高跟靴子,整個人很自然地就挺了起來,腿部線條看起來筆直而修長,走起路來旁邊的綴飾晃呀晃的,帥氣極了。表演的時候,配合著節拍,步伐一致的行進聲,動作完結時的併腿,都因為這雙長靴而更響亮。 高中兩年的儀隊生涯(高一下到高三上),這雙靴子隨著我走過兩次國慶閱兵,走過中山足球場的泥濘,也走過史瓦濟蘭國王的來校訪問,在高三校慶表演以後正式退休。沒有人、也沒有機會再穿上這樣的白色長靴,留著它,只是留著一段美好的回憶,我細心地保存了好久,去年搬家的時候,才正式跟它道別。 剛進入職場時,還不習慣一下子就得脫離學生身分,行為、舉止、打扮、生活都要照著社會的步調來走;於我,這是一段過於激烈的社會化過程,上星期才畢業,這星期日子就完全不一樣了,於是鞋子的選擇變成了我小小的反抗。一開始是要見客戶的那天才穿高跟鞋,希望自己看起來正式一點、專業一些(因為我幾乎不化妝),隨著職位的升遷,常常有些非預期中的會議,或是協力廠商來拜訪,高跟鞋漸漸成了我必要的職場配備。 在電視或電影中,常常用高跟鞋叩、叩、叩走近的聲音,表現女性主管的權威。我記得看過一支廣告影片,用一雙雙穿著高跟鞋快步走著的小腿,表現出認真的職場女性(我忘了是『認真的女人最美』,還是絲襪廣告),『高跟鞋』是這麼意象鮮明的一個女性職場符號。 對鞋子,女人或多或少有某種程度的狂熱。馬克仕夫人流亡後,在皇宮中留下了近500雙鞋。慾望城市裡的凱莉,對美麗的高跟鞋無可自拔的迷戀,擁有200雙以上的名牌鞋子,為了鞋(放鞋、放衣服的空間),她跟男友吵過架;為了鞋,她戶頭裡沒有存款,付不起房子的頭期款。身為愛情專欄作家的她,愛情只是生活裡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,而鞋才是生活的必要條件。我一直記得有一次凱莉到一位朋友家參加派對,對方請她脫下高跟鞋、換上拖鞋,她百般不願,理由是:『That’s the outfit!』,踩在腳下的鞋子,不是配角,它是整體裝扮的一部分啊!少了它,一切就不完整了。 對於打扮,我不適合走時尚路線,衣服總選擇質感好的簡單款式,不追隨流行;很少化妝,對當季流行色更是鮮少關心,頂多是淡淡地一點粉底,自然色的口紅,讓自己看起來氣色好些。最近,發覺自己越來越愛買高跟鞋,在國內買,出了國也買,鞋跟越買越高,也越買越細,顏色越買越鮮豔;在生活中,也越來越常穿高跟鞋,上班日穿,causal day配牛仔褲穿,連週末出門也穿,其實,以我的身高,並不需要高跟鞋來增加我的高度的。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,也許已經成了一種習慣。習慣這樣的高度、習慣這樣的聲響、習慣這樣的折磨。很多事情習慣以後,就變成了一種理所當然。 在這城市裡,我常常穿著高跟鞋踽踽獨行,迎著微風走在人行道上,心情好的時候,抬頭挺胸,叩、叩、叩,步伐加大加快,這樣的速度及節奏,會讓自己充滿自信,想像自己是獨立自主的新時代都會女性。有點低潮的時候,會放慢腳步,也許低著頭,若有所思,注意著自己的步伐與姿勢,讓自己走得優雅,走得輕柔,叩…叩…叩…,有聲響陪伴我,假裝自己是高雅成熟的小女人。 每次說了再見以後,我就習慣不回頭,專心地走我的路。也許你也不會回望我,那麼至少不要讓我知道你的絕決;也許你會注視我,我離去的姿態,我離去的速度,我離去的方向,就讓我相信是後者吧!就讓我用我的步伐,再表演一場優雅。ㄎㄛ、ㄎㄛ、ㄎㄛ…… 大學時,有一首歌叫『九月的高跟鞋』,第一次聽到僑生同學清亮悠揚地唱出這首歌,只覺得旋律動人,近年來,卻對歌詞有了深刻的體會,高跟鞋的確是種桎梏的符號。在加班的夜晚,過了九點我就會換下高跟鞋,人雖然還在辦公室,工作也還在進行著,但是,心卻有種告個段落的感覺。在工作壓力大的時候、對職場紛擾的人事感到厭煩的時候,總嚮往自己能夠過著脫下高跟鞋的生活,在白色布面的大沙發上,赤足窩在心愛的人的臂彎裡。 脫下寂寞的高跟鞋 赤足踏上地球花園的小台階 這裡不是巴黎、東京或紐約 我和我的孤獨 約在悄悄的、悄悄的午夜 脫下疲倦的高跟鞋 赤足踏上地球花園的小臺階 我的夢想不在巴黎、東京或紐約 我和我的孤獨 約在微涼的、微涼的九月 走過了一長串的從前 好像看了一場 一場的煙火表演 絢麗、迷亂 耀眼、短暫 還來不及歎息的時候 便已走得遙遠 (我只好)脫下疲倦的高跟鞋 赤足踏上地球花園的小臺階 我的夢想不在巴黎、東京或紐約 我和我的孤獨 約在微涼的、微涼的九月 約在微涼的、微涼的九月…… 一直記得你說過的,『在找到一雙可倚靠的臂膀之前,讓自己堅強的挺下去吧!』就讓我繼續懷著這樣美麗的嚮往,繼續一個人姿態優雅的向前走! 2005/12/28 12:10:39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